外婆

我的外婆,她是和蔼、慈祥、勤劳、时尚、做饭好吃、关心别人、非常善良的老人。

她总是微笑,那笑容给我一种安详、淡定、温馨的感觉,特别想念她的微笑。

今年除夕那晚,由我哥提议,我们两兄弟都带着老婆孩子去看望外婆。才一个月不见,外婆的状态差了许多,尽管躺在床上,但一下子就认出了施恺狄,还跟我们聊聊天,只是偶尔念叨一句说自己可能时日不久。想不到才过除夕,外婆身体情况急剧下滑,没过几天就去世了。当时我正带着老婆孩子在北京。中间还有个小插曲,说来神秘,在我外婆去世的同个时间,我们正要进入故宫,施恺狄突然没头没脑的问我一句,爸爸,你的外婆呢。那晚我在洗手间里洗漱时,莫名的突然眼眶一红,眼泪流了下来。现在回想起来,应该像是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此没了的感觉,那种情感无法抑制。

初一时,住在外婆家,有一次因为跟和班主任意见不同而顶嘴让其难堪,结果放学后被锁在办公室,一直到学校关门也还没被放回去。小舅舅满街找我,他怎么都想不到我是被留校,发动一些人力才把我从办公室里搞出去。回家的路上我提心吊胆,想说搞大事了,让长辈这么折腾很内疚,也担心跟老师硬杠的事曝光后让家中长辈难为。回到外婆家后,外婆已在大门口,见到我马上拉我吃饭,为了等我饭菜都热了两次,吃饭中问我情况,当时我比较害怕,也不敢说真事,善良的外婆也没多说,微笑着看我吃完,老人家给我的感觉是温馨,犹如避风港湾。

我性格偏内向,比较喜欢静静看书,或事瞎琢磨一些事情;领域情况特别明显,在熟悉领域发挥很好,不熟悉领取则犹如傻子老是出错,和外婆家中的几位表兄弟性格差异很大,因为每次大家都很活跃,就我一个人傻乎乎的样子,那时候我蛮痛苦的,老想要挑战自己,结果越搞越痛苦。外婆谈到我时,会说我性格就是如此,说我偏文静。外婆简单的言语,在那处于叛逆期、追求个性、又想改变自己性格的我而言犹如明灯,我自己体会出我可以不随大流,也不一定追求特异。现在回想,这对我整个青春期没有明显叛逆情绪有明显的帮助。

庄子言,人之生死,自然之道。外婆享年八十有六,高龄,安详离去。我一直觉得人离世,只是一种形态的转变,从物理升华为精神,所谓辞世,只是换了一种形态或层次,在另一个世界中存在着。我们应该把生活、工作、学习等方面做好,把日子过好,才是对辞世亲人最好的告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