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二十

三月份对我来说,是踏入了另一层次的人生。在超过预产期好几天了的时候,我儿子出生了。时间就在三月二十那天。

三月二十那天下午一上班,老婆通过QQ告诉我,妈妈陪她在老家的市医院里,她没感觉肚子痛,但是检查后已经在待产中。因为我们之前听说第一胎的产程估计整个得很久(之前检查,医生说估计得肚子痛后8-10个小时),当时还在商量着我是当晚下班后再去医院。刚好那天下午我还有个培训的会议要进行。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会议是我在之前就召集的了,部分同事还是上了夜班后特别赶过来的参加会议的,所以我得等培训会议结束了,再请假回家去医院陪产。

会议临近结束时,因为我电话狂响,一位热心的同事敲开了会议室的门,把电话递给我。当时是妈妈打过来的。查看手机的通话记录,才发现之前已经打了好几个,因为我习惯在会议中不带电话。

就在我往医院赶的路上,接到忙碌了一整天的妈妈的报喜电话,告诉我孩子出生了。整个过程很顺利。母子平安。

当时、现在包括未来,我很难形容当时我的心境。是激动+兴奋+紧张+遗憾+松口气+喜洋洋……等等心境的合集。

当带着口罩的我(当天还在感冒),看到了熟睡中的孩子时,我开心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因为那是,生命的延续。

鞋子磨脚的生活感悟

上个月,买了一双凉鞋,在鞋店试穿的时候很舒服,在第二天出门的时候便穿上了。由于是新鞋子,加上我走路又快脚步又重,而且我脚掌肉多。所以发生鞋子磨脚。当时出门在外,我不得不忍受。一整天下来,磨脚的地方先是又红又软,然后起水泡,最后水泡磨破。在这个过程中,磨脚的地方很痛。碰巧我那天需要走多路。在路上我忍着,到最后磨脚的地方都没啥痛的感觉了。当晚回家后,磨脚的地方才又开始痛起来,比走路的时候还痛。

由于我很喜欢穿那双鞋子,于是接下来我用了个应付磨脚的小技巧忍着痛接着穿了几天。隔几天后那鞋子穿起来再也不会觉得痛了。因为磨脚的地方起茧了,硬邦邦的。并且磨脚的地方变成了全脚掌最耐磨的地方。

其实那个小技巧很简单,就是在磨脚的地方贴上创可贴。创可贴中间的柔软性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鞋子磨脚的冲击力。

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一件生活小事,却让我觉得有些感慨。

悲观地角度来说。人嘛,在保持一定状态时,很容易出现麻木的情况,只有当状态改变或是停下的时候,在麻木中承受或是累积的那种痛苦才会爆发出来,而那时往往是最痛苦的。麻木的时间越长,爆发的痛苦也就越大。所以,我们是否能经常反思自己,观看周边,自己是否处在于麻木的那种状态呢?自己是否能承受得起麻木到结局时的那种痛苦呢?

乐观的角度来说。当我们在承受痛苦的时候。不要一味地承受,要动起来,要主动去减少那种痛苦,或是让我们化痛苦为力量来度过难关。因为:

生活总是让我们受伤,但是到后来,我们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

上李

2008年6月,我和几位好朋友住进了上李这个地方。房子是朋友的,坐落在一个小区内,楼高两层。有个小花园。房东很有情调,在小花园里种植了不少的植物,小花园内一条弧线形的砖块小路连接着房子入口和小花园的大门。小区内都是住家,安静又不缺活力。

当初说要搬去上李,有朋友就说那地方偏僻,吃饭不方便,出行也不方便等等。总之,快要把上李形容成“穷乡僻壤”的地方了,说得当时我心里直咯噔。不过后来我住了一阵子后,才发现上李是个好地方。一点儿也没有之前那位朋友所说的那些问题。

继续阅读上李

搬家

在经过几个星期的找寻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于是在上周末搬家。

也就一些衣服和杂货,外加台式电脑,算得上家具的就是那两张电脑桌了。本来以为东西不是很多,结果打包后,才发现还真不少。

以前搬家,都是叫辆车,然后自己搬。现在人老了,也懒了,于是决定请搬家公司。

继续阅读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