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事不顺、诸事不顺啊

郁闷啊。诸事不顺啊。

一、上次京东买的内存,京东给我换了,本来货物是周六到厦门的,因为周末没去公司,所以等着星期一收货。结果呢,星期一中午快递公司的人打我电话问星期二上午人会不会在,要把货给我送过来。我很纳闷地问说为什么星期一不送呢。电话那头说早上送货员来过我们公司,没人在就回去了,然后就要等到星期二才能再给我送。我的老天爷啊~整个早上办公室内这么多人。快递公司的人竟然说我们没人在。这个送货员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胡说八道来偷懒?还是说把我们办公室内的人都当空气了?这家快递公司可真够让人窝火的。

二、一个新游戏的储值衔接部分,2个星期前就把资料给老板,让老板转交给合作公司来制作,结果呢,后台游戏要上了。今天这个部分还没开始制作。真不知道我老板还有那家合作公司把这件事摆放在什么位置。我们底下人这么拼命为公司,而老板口里的那间合作公司呢一直在吃我们的资源,我们很担心公司的未来。老板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经常是我们把事情都做完了,然后卡在老板的这个最后阶段上,IT业是日新月异的,要求速度要快,况且我们是搞网络游戏的。我这位老板,做事非常拖。我一同事之前谈了好几个游戏,等着老板拍板,结果等到后面,要么就是被别的公司抢走了,要么就是对方公司受不了我们拖,认为我们不够诚信而取消合作。现在的我呢,很悲观,想要走人了,走之前希望老板赶紧找个人来接手,以免出现工作掉链子。打工阶段,也要看老板能不能跟,跟到好老板那是终身受用,做事都很拼,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为公司创造价值。跟到不好的老板,那是劳神费时。

三、同事谈下了一个新游戏,对方游戏公司非常急。合同书刚寄,就催促我们赶紧把合同签好回寄给他们。而且在我MSN上追问,我是超郁闷,从大陆寄合同到台湾要好几天的,到了台湾,我们的公司还会请律师对照一下合同,最后确认后盖章签字再寄回大陆。寄回大陆也要时间的。星期一台湾方面说合同书寄出来了。那家游戏公司又在MSN上追问我合同书什么时候到啊,钱什么时候给啊等等问题。看到这位负责人做事如此急,再想到我老板做事速度。两位真的是两个极端啊。

感慨万千,责在自身。人在处于悲观状态下,看到的事物都是悲观的。

[转]关于西藏的矛盾 -来自台湾网友出自UDN城市

看到一篇台湾网友的文章。转载于此,与大家共分享。原文是繁体中文,我给转换为简体中文。

原文地址:http://city.udn.com/3011/2812426

在14世代的传承中,有好几任达赖喇嘛都是英年早逝,原因很简单,利益斗争,下毒暗杀,这就是为什么清朝朝廷最后给他们定下一个金瓶制度的原因,乾隆实在受不了这帮喇嘛们明争暗斗的暗杀了。

这里就可以看出这些神权统治者的虚伪,自称“活佛”的人们为了利益勾心斗角,下毒暗杀,使劲卑鄙的手段。

我曾经去过西藏旅游,接受过喇嘛,以及平民。

你想知道西藏为什么会有矛盾吗?我告诉你我看到的原因。

在中共进入前的西藏,西藏人口中有95%的农奴,以及剩下的土司(奴隶主)和僧侣阶层。

那时候,每座寺庙,都拥有大片的土地,和成堆的农奴。

农奴们世代为奴,在祭祀的时候,奴隶主会砍下奴隶的手臂,拔下它们的皮,作为贡品。

在达赖过生日的时候,他都会命下密院的僧侣扒下两个小孩的皮作为牺牲,如果你现在去西藏的历史博物馆,你还能看到十四世达赖离开西藏前亲手写的扒皮命令。

然而西藏的那些文盲农奴们虔诚的信仰者活佛。你大概不知道在藏药中,活佛的粪便是一种药物,藏民们争相收集活佛们的粪便用于治病。

奴隶主在招待客人的时候,待客的方法就是和客人一起轮奸自己的女奴隶,这很容易理解,他们认为这是热情好客的体现,因为这是在“分享女人”。

中共在西藏搞了“土地改革”,不过老共的手段是很狠的,那些奴隶主甭管是否愿意,都必须交出土地,释放奴隶,免除债务。

土地改革是在1957年开始搞的,接着西藏就爆发了武装暴动,奴隶主们反抗了,然后就是中共的镇压,接着是达赖的出逃,但是,班禅没有逃,他选择留了下来,因为他赞成土地改革。

这也造成了西藏的一种特殊的“族群分裂”:平民与僧侣结层的割裂。那些底层的老百姓藏民们,如果你去西藏玩的时候,可以留意一下,西藏一般的农牧民家中,都是把毛泽东的肖像和菩萨挂在一起供奉的,因为他们的祖辈都是农奴,是毛给了他们土地和自由。老共现在的民族政策,藏族的教育医疗住房全部都有政府的补助,这也是一般的平民藏族百姓对独立不积极的原因。

但是僧侣以及以前的土司后代可不这么想,在他们眼中,毛泽东和中共是剥夺他们土地和财产得罪人,不仅如此,在历次的中共镇压中,这些人的上辈或者亲属,或有被关押或有被枪决,可谓苦大仇深。

所以你如果走在拉萨街头,你会发现宣传独立最积极的人,不是喇嘛就是以前的贵族后代。

这些人一直在闹,中共拿他们没办法,因为在西藏这个地方,教育太落后了,藏族的文化太落后了,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如此虔诚的信仰神灵的原因,你能想象一个拿到物理学硕士的人去寺庙里对那些泥菩萨磕上十万的头么?但是藏民会,藏民会把家里最聪明的孩子送去作喇嘛,因为在他们的传统中,社会是分等级的,喇嘛是最高贵的,这就是神权社会的典型特点。

因为有着这种神权社会的特点,所以中共对喇嘛是很头疼的。你大概不知道,西藏的每座寺庙的活佛,都享受中共国务院的特殊补助的,换句话说,是中共在养寺庙,养喇嘛,你看每座寺庙都金碧辉煌,这些金子钱都是内地的政府出的。

但是喇嘛们还是会闹事的。很简单,你再怎么给他们补助,他们以前的土地没了,努力也没了,风光得社会地位也削弱了,他们不满。

西藏人如果想要一个幸福的未来,喇嘛阶层是最大的绊脚石。你知道现在最想发展西藏文化的是谁吗?是中共。因为最听从喇嘛的话,最容易被操纵的,就是那些文化水平很低的藏民了。

所以中共在西藏使劲的盖学校,内地的大学毕业生如果志愿去西藏教几年书,回来后就可以免费读硕士博士,内地的大学对西藏的学生向来是超低分录取。不过,在一个平均海拔5000米的地区,特别是半年都是积雪的地区,办学校和医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西藏有30多个台湾大,但是人口不及台北的一半。怎么才能让居住如此分散的游牧人都能接受教育?这需要高昂的投资。

中共的想法就是,藏族的文化水平能够高起来,不再那么愚昧,当所有的藏民生病的时候能去医院作个检查,而不是去寺庙吃活佛的粪便的时候,喇嘛们也就没那么容易煽动藏民了,西藏也就好管理多了,当然这样的话喇嘛也没市场和地位了,这就是喇嘛们目前所面临的“生存危机”。所以中共在西藏盖的学校和医院,是这次西藏动乱中的首选攻击目标。

喇嘛们是容不得藏民学习文化的,一个学过生物学的人,他生病的时候会去找喇嘛们吃粪便吗?

喇嘛们不是地球上唯一阻碍科学传播的人。还记得黑暗的欧洲中世纪吗?还记得宗教法庭吗?当科学和知识传播的时候,神权统治者们就会发抖,当藏民们知道地球是圆的,绕招太阳转的时候,他们就再也不会相信喇嘛们说的大地边缘的十八层地狱。

西藏,正处于一个现代文明和神权文化阶层剧烈冲突的时代。

正如宗教法庭绝对不会饶过哥白尼和伽利略,他们不会自觉地退出历史舞台,喇嘛们也是。所以这个文明冲撞的过程中,你必然会看到斗争,明的,暗的,和平的,暴力的,决不会戛然而止。

撕开“人权”“自由”的外衣,这是一场神权奴隶制与现代文明的冲突。

中共如果真的想把西藏经营好,让藏人们都过上富裕现代化的生活,就应该多盖学校和监狱,学校送给藏民,监狱送给喇嘛。

我建议各位网络上的朋友们去西藏玩一玩,不要跟旅行团,也不要只去寺庙,去乡村,去草原,去看看西藏的原生态,去那些农牧民的家中,看看他们对中共和毛泽东的观点,看看他们辛勤的劳作,看看他们作过奴隶的祖父祖母那残缺的手臂,和没有文化的朴实,再去看看喇嘛们悠闲舒适的的生活,听听他们对政府的不满。

你会明白谁是人权真正的践踏者。